以案为鉴 | 小官巨贪数千万 东躲西藏终归案
 
以案为鉴 | 小官巨贪数千万 东躲西藏终归案
发布人:李伟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17   浏览次数:10

     “我对不起组织的教育培养;对不起曾共同奋斗的同事们;对不起我的家人。”2019年底,江苏省响水县人民法院对港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(政府融资平台)原董事长、总经理,县教育局原主任科员祁尚雅涉嫌受贿罪一案作出公开宣判,法庭上,他声泪俱下地说出了三个“对不起”。

  案件的查获还得从一次看似普通的信访举报说起。

  “2018年8月,我们接到群众举报,祁尚雅在对外融资过程中,存在收受贿赂、包养情妇等问题。但信访件反映的内容比较简单,没有具体指向。”响水县监委调查人员多方走访取证,一时难以找到突破口。

  通过分析研判,调查组对祁尚雅任职期间的十多次融资进行逐笔排查,先后到徐州、连云港、上海、苏州等多地调取融资中介方的银行流水。“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细致对比,我们发现一笔蹊跷的130万元中介费。”调查组组长许华平说,“融资中介方为苏州某财务顾问公司,而中介费却转到连云港市灌云县某电子咨询服务部账上,130万元到账以后,又全部以现金方式提取。”

  紧跟这130万,继续往下挖,调查组到灌云县工商部门调取该服务部注册信息,发现服务部已经注销了。通过继续追踪该服务部法人王某的手机通话记录及行车轨迹,调查人员发现王某在银行提取现金后,随即开车前往响水县城,逗留20分钟后,又返回了灌云。

  “于是我们大胆的推测,这笔钱很有可能送给祁尚雅等人。”调查组随即找到王某,通过对其询问,王某交代了该130万元中介费中有70万元退还给响水融资方,也就是祁尚雅等人的事实。

  案件峰回路转,取得了重要突破,对祁尚雅采取进一步调查核实的时机已成熟。

  “刚准备对祁尚雅采取措施,我们发现祁尚雅跑了!”调查人员说道。原来,早在年初审计局对其公司进行每年例行的经济责任审计时,祁尚雅担心东窗事发,停用以前的手机号码,逃之夭夭了,一时间音讯全无。

  就在调查工作再次陷入僵局的时候,调查组突然得到消息,祁尚雅在浙江省杭州市某宾馆有入住信息,调查人员连夜赶往该宾馆。

  “当我们赶到杭州这家宾馆后,发现祁尚雅已经退房了。”调查人员又扑了空,“在随后的走访中,我们了解到,祁尚雅当时以朋友的身份证登记住宿,被当地派出所带去谈过话。”

  百密终有一疏。祁尚雅怎么也没想到,他在派出所做的笔录上留下的联系方式,暴露了自己的行踪。通过对这一号码的追踪,调查人员发现祁尚雅已经从杭州回到了他女儿在苏州的住所。2018年12月7日凌晨,祁尚雅在苏州某小区被蹲守在那里的调查人员抓获归案。

 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走上贪腐的道路,祁尚雅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,“随着职位的提升,交往的人群日益复杂多样,有钱的老板,生意场上呼风唤雨的朋友,无不紧盯我当时的工作职位,想从中获得好处。一来二往中,我的思想也慢慢发生了变化,逐渐迷恋上贪图享乐、纸醉金迷的生活。”

  价值观、权力观一旦差之毫厘,人生走向就谬之千里。最终查明祁尚雅利用职务便利,非法收受他人贿赂计人民币187万元、黄金1000克,指使他人索取贿赂人民币2626万元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小官巨贪”。

  2019年4月3日祁尚雅被开除公职,12月19日因犯受贿罪,被响水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3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。

  “中央纪委四次全会明确指出,要正确把握‘不敢腐’‘不能腐’‘不想腐’内在联系,持续深化标本兼治。祁尚雅案件暴露出国有企业在对一把手监管上存在漏洞,有权不能任性,用权必受监督。”响水县县委常委、县纪委书记、县监委主任陈刚接受采访时说,“今后我们将加大对国有企业监管力度,同时抓住关键少数,加强对国有企业领导干部的廉政教育,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。”